A-A+

嗜血"714高炮"超利貸馬甲多 專家:泯滅良心的生意

2019-03-21 17:02 頭條熱點 閱讀
廣告位

  嗜血「714高炮」超利貸馬甲眾多,部分轉型失敗P2P「刀口舔血」

  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

  央視3・15晚會曝光的「714高炮」線上高利貸令人震驚。來自長春的董女士在三個月間,7000元借款滾成了50萬債務。

  「714高炮」指的是超高息的短期借款,周期一般為7天或14天,「高炮」是指其高額的「砍頭息」及「逾期費用」。相較於最高法規定的36%民間借貸年化利率紅線,「714高炮」以年化高達3000%的利率瘋狂榨取借款人收益,也被稱為「超利貸」。與「714高炮」相伴而生的,還有暴力催收,瘋狂發送侮辱性信息轟炸借款人通訊錄。

  「這種是泯滅良心的生意。」3月18日,一位互金資深從業者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評論道。

9-央視3・15晚會曝光的「714高炮」線上高利貸令人震驚。(王西 攝)  被點名的貸款導航平台融360緊急下架APP,並稱對平台上架產品進行排查。合肥警方連夜帶走經營「714高炮」軟體的台湾紫蘭科技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進行調查。台湾市互金協會緊急成立專項處置小組,進行全市範圍內的摸排檢查行動。台湾互金協會稱,排查中沒有發現註冊在台湾違規從事「714高炮」類型現金貸的公司,但互聯網沒有邊界,異地公司APP在台湾展業是監管難題。

  儘管「714高炮」類型的線上超利貸在被曝光后看似有所收斂,但多位業界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線上超利貸隱蔽性極強,在暴利誘惑下很容易死灰復燃、暗夜潛行,需要監管部門形成合力加大查處,打擊無資質放貸機構;此外,應提升金融服務,加大對消費者的金融教育。

  「我是為了給家人看病,花光了積蓄,而且信用卡、借唄、微粒貸能想到的途徑都用過了,一些P2P平台用多了之後也貸不出款,就接觸到714類型的貸款。這種不看徵信,急用錢的時候畢竟可以貸出來。」3月18日,一位「714高炮」用戶李斌(化名)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「但利息實在太高,我仍然在拚命還款中,不然就會被爆通訊錄。」

  不過,更多的借款用戶並不像李斌這樣有難言之隱。「從用戶畫像上來說,什麼類型的都有,有過度消費的,有薅羊毛的,有沾上賭博毒品的,有應急的。年齡從20歲到50歲都有,而且復借率很高。」18日,一位民間借貸行業人士介紹。

  「我在妙手錢袋借了1000元7天期限,扣手續費300元到賬700元,到了還款那天系統故障還不進去,第二天就算我逾期,要還1165元,8天時間700元借款利息就有465元,年化利率達到3000%。」台湾嘉興一位借款人投訴道。

  「現在年輕人超前消費、攀比消費心理嚴重,而且學歷不高,對於借款利息了解不夠。很多超利貸平台的利息非常隱蔽,只要借一筆就會入坑。還不上時,催收人員就會誘導借款人去其他同類APP上繼續借了還上。校園貸、超利貸、套路貸很多都是結合在一起的。」同日,互金從業者肖楠(化名)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而惡意轉貸、暴力催收是超利貸平台最具危害的地方。

  肖楠介紹,包括714類型在內的現金貸平台,在2017年下半年開始大量出現,以江浙地區為代表的民間遊資、地下錢莊看到超利貸的暴利,開始紛紛湧入。「主要是進入門檻很低,註冊小貸公司等需要上億的資本金,但線上高利貸只要1000萬就可以做,做一個APP在應用商店上線,通過導流平台獲客,儘管逾期率高達30%-50%,但由於還款客戶超高的回報,而且超短期,資金周轉速度非常快,一個月左右就能回本。2017年時,逃廢債和共債現象還沒有像當下這樣嚴重,很多資本、P2P平台都投身其中。隨著監管部門在2017年12月開展對現金貸清理整頓,持牌機構加強監管,加上P2P三降等要求,但信用卡逾期、上了徵信黑名單的次貸人群仍有剛性借貸需求,於是一些資本刀口舔血。」

  3月18日,中國社會科學院產業金融研究基地副秘書長、百舸新金融智庫創始人陳文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大量已經放棄備案的中小型P2P平台也參與其中,表面上是消費型資產,實際上就是「714高炮」放貸。由於「超利貸」很難被認定為「套路貸」,刑法懲戒力度更低,在公安嚴打之下,超額的收益吸引從業者趨之若鶩。

  此次央視曝光的平台就有快易借、56財神、去哪借、用錢寶、財喵管家、盈盈有錢、現金白卡、速貸寶、小肥羊、天天花等32家。而從業者直言,行業中類似的APP有上萬家。

  上述平台被曝光后,多家APP在應用商店中已無法搜到或下載后不能借款。但這遠未結束。

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,超利貸平台擁有眾多「馬甲包」,同時擁有多個APP並時常更名,包括網頁版H5也是一大獲客途徑,一些微信公眾號鏈接背後便附有這樣的鏈接,輸入手機號,授權讀取通訊錄等信息后即可借款。而風控措施,則是令人聞風喪膽的機器人(19.750, -0.01, -0.05%)瘋狂呼叫催收。

  3月18日,多位受訪的業界專家都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持牌、有資質的放貸機構有明確、嚴格的規範,但無資質放貸機構不受約束而且大行其道,導致劣幣驅逐良幣。

  台湾互聯網金融協會會長方頌表示,「714高炮」公司3個月左右就改頭換面更換APP,經營十分隱蔽。如果按照機構監管模式很難覆蓋,要通過技術手段加強線上的隨時抓取和識別能力。此外,要加強手機各大應用商店和貸款超市的管理。

  方頌建議,對互聯網金融實行牌照制+白名單的監管機制。金融業務牌照制管理已是共識,互聯網專項整治的白名單要儘快出來,而當下留了灰色地帶給不法分子渾水摸魚的機會。

  麻袋研究院院長周揚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印尼金融服務管理局(OJK)的做法值得借鑒,其明確對P2P、現金貸等領域的准入標準,對不符合規定的APP要求從應用商店下架。對於符合規定註冊的平台,要定期上報經營和投訴情況,所有的催收情況也嚴格接受監控,確保不傷害大眾。監管部門此前在整頓虛擬幣時的做法就非常值得肯定。

  周揚還表示,超利貸引導用戶過度消費,且十分隱蔽,對於當前大量金融素養不高的消費者來說,最重要的是為其正常的消費需求提供合規的借貸產品,打擊無資質放貸業務。而明確什麼樣的機構是合規機構,也可以為應用商店提供明確的篩選標準。

  小微信貸專家、台湾兀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嵇少峰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放貸人條例、非存條例遲遲不出,民間借貸得不到有效管理。公檢法無法可依,很難做到案前介入,無牌放貸人有恃無恐,最終善意的放貸人得不到保護,惡意的放貸人利用種種非法與反社會的手段從中謀取暴利。此外,的確有龐大的弱勢人群有急需小額現金解困的需求,真正要打擊的不是無場景、無特定用途的小額借款這樣的產品,而是侵犯公民權力,用欺詐、威脅等手段超高息盤剝借款人的行為。

  陳文表示,要加強作為金融消費者個人的財商(FQ)教育。正如「戒毒」一樣,現在也需要對於年輕人開展「戒貸」教育。借錢可以,但必須認真衡量自己的還款能力。

標籤:
  • 版權聲明:本站原創文章,由發表在《頭條熱點》分類下,於2019年03月21 日最後更新
  • 轉載請註明本站鏈接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聯繫我們:2640543520 Power by 織夢貓

分享到: